说走就走之五出行 我是带着梦而来的

时间:2016年03月08日 编辑:艾凡 信息来源: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点击: 字体:
 

 我是出游前不喜好做功课的人,尽管去年就有了云南行的打算,也在地图上看了看云南地理位子,刚从云南回来的同事还认真的给我搞了一份纸质攻略,那厚厚的一叠纸质文本我也没认真去读。

 从小到老,我是怕用脑子的人,喜好误打误撞。喜好简单怕复杂,出去旅游吗,就是图奇怪,把什么都搞晓畅了,就像把人生都看透了,还活的什么劲。在一个地儿住久了,去别人住腻的地方走走,走到哪算哪。这不,丽江,大理走一趟,对这两地方有了也许的熟悉,写了几篇游记,要的就是这种感觉。在大理呆了两天,今上午上了去昆明的列车,网上订票很方便,取票也没排好久的队,坐软卧也没有需要挤着排队上车占坐位,人都进站了,我才和老太婆上车。把老太婆安排好,我又下车了。老太婆说你干什么去?我说我拍一张车标发微信。老太婆说你又得瑟,偷偷从单位跑出来一趟,生怕别人不知道。我说我发在“珞珈驿站”大学同窗微信群,不会像老毕吃了顿饭丢了饭碗。昨天《星光大道》编导给我打来电话,要我24号去做这期“百名有故事的妈妈上星光大道”评委录制节目,我腕然推辞了。不是由于老毕吃饭事件,确实这段时间有点紧,大学的同窗从西班牙回来,要来西安我要好好叙叙别后情和人生感悟。23号还要给一个企业消息培训班讲一次课,虽然一向在消息岗位从业,要讲“消息采写角度和题材深度发掘”也照旧要备一下课的,不能辜负那一双双眼晴,也不能坏了本身的信用——资深消息人啊。我如今也算资深消息人了?一个初中没卒业,15岁就参加工作当矿工,30岁跑到武汉大学混了张文凭,半路出家当了个记者。在武汉大学的肄业经历,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。我曾自大地说,大家班许多人都是在职记者去上学的。我同室的那个一口山东话的家伙,照像机,微型录音机都是专业的,印着国家级报社字样的采访本和烫金字的记者证,让我艳羡不己,做梦都想把他那些东西和他搂在我被窝里,把我变成他。那山东小子还挺仗义说没题目,只是怕他媳妇不乐意,说他媳妇费很大的劲才把他搞到手。还有个同窗来自西夏王朝,上学时就发表报告文了。个个都是名字见报端的记者大家,我上学前是韩城矿区一个下层团委书记,在报纸上连个豆腐块也没发过。什么是消息?我想报纸上,电视上都是消息吗。先生却说,消息是新近发生实事的报道。妈的,见鬼。我成了进大观园里的刘姥姥。

 二十多年曩昔了,我终于挤进的消息人队伍,成了一名专业消息工编辑,也获得一些全国、省级的消息奖项,然而,一同在武汉大学肄业的同窗大都又逃离了消息圈,不是做官就是做生意去了。正如钱钟书在《围城》写的:城外的人想进来,城里人想出去。我进来了,良好的城里人出去了,我反而成了资深消息人。

 怎么写到这了,不是写说走就走的游记吗?从大理到昆明的到车还在行进,我信手翻阅列车上提供的一本杂志,原来古城大理有五百多年历史,茶马古道,博南古道在此交汇,被誉为“亚洲学问十字路口的古都”。这是一个历史深厚的古城,我只在这住了两个晚上,只算才进了城门。然而,大理,我来了。我不是为寻梦而来,我是带着梦来的!

上一篇:说走就走之四人生是多漂泊的云
下一篇:说走就走之六在路上 不要总是给本身扎道篱笆墙 分享按钮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